2017 海洋哺乳類雙年會 與 國際白海豚保育工作坊 會議報告  

時事評論

 

2017 海洋哺乳類雙年會 與 國際白海豚保育工作坊

會議報告

撰寫:陳秉亨  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理事長

、國際白海豚保育工作坊專家建言

 

在2017年海洋哺乳雙年會之前,東台灣海峽白海豚保育技術顧問團隊,在聖瑪利大學進行兩天的工作坊。第一天主要是針對今年初在台灣舉辦的「離岸風機、聲學、白海豚保育國際會議」英文版結論,做最後完結工作,並且把這次工作會議的內容投稿到國期刊。第二天要討論未來10年,白海豚保育行動的方向。

 

2017年「離岸風機、聲學、白海豚保育國際會議」結論,在中文版之中已經非常完整,這次國際英文版的結論之中,國際保育學者有提出幾個值得關心的議題:

 

第一、環評只討論「聽力暫時受損」的水下噪音是不夠的,海豚仰賴音波溝通與覓食,噪音不只達到暫時聽力受損程度會影響海豚,只要聲量大到可以遮蓋它們的溝通與覓食,就會有很大的影響。

第二、為了避免白海豚滅絕,離岸風機要採用比最佳可行技術更好的技術,離岸風機應該要考量各種更新的技術,比如說浮動式離岸風機,或是噪音更小的施工方式。

第三、離岸風機可能會造成漁民改變漁業行為,讓漁網更往白海豚棲地集中,對白海豚更加傷害。學者以圖示說明,離岸風機的設立,會大大增加水下噪音的威脅程度,也會其他四大威脅的程度增加,大大減少白海豚的生存空間。

第四、需要跟漁民合作,未來離岸風機的開發是趨勢,但是施工過程有太多影響,其實不只影響白海豚,也會影響漁民,台灣政府、風力發電廠商、環保團體應該要想辦法與漁民合作,促進傳統的流刺網漁業轉型,增加漁民收入。

第五、歐洲有風機興建好之後,在興建過程中避難的海豚,再度回到原來棲息地的個案,但是台灣的白海豚棲息地非常狹小,族群瀕臨滅絕,不能夠用這個案例來主張風力發電機興建,對生態沒有影響。來自台灣的裴家騏教授也提醒顧問團的學者,台灣開發單位時常斷章取義,所以在這一段裡面,要特別寫出台灣的白海豚跟歐洲的案例的不同。

國際專家認為,白海豚保育問題不只是科學上的問題,也是哲學上的問題,如果綠色能源造成物種的滅絕,那就會變成黑色能源。台灣政府與廠商都應該有此認識,共同擔負海洋保育的責任。

 

貳、2017年海洋哺乳類雙年會會議觀察

 

  • 科學研究的社會責任:

 

2017年海洋哺乳類雙年會今天在加拿大哈利法科斯展開,來自世界各地的海洋哺乳類專家在這一個星期之中,發表最新研究,交流經驗。

今年的主題演講邀請 Oceanwell的創辦人Asha做主題演講,她從事藍鯨研究,一開始關心大型船隻對藍鯨的影響。在過去,大家都會覺得藍鯨這麼大的鯨魚,如果不是船會避開,就是鯨魚會避開,但是她發現碰撞致死的案例。

Oceanwell為斯里蘭卡學童講解海洋保育

Asha後來到斯里蘭卡研究藍鯨,她研究的過程反省到,身為外國的研究人員到發展中國家做研究,不能夠研究完之後就走人,所以在斯里蘭卡創立Oceanwell組織,培養當地的學生,從事鯨豚保育的研究工作。她希望可以給予斯里蘭卡的學童機會,得到更多的知識來保育海洋,希望可以培養更多海洋保育的英雄。

 

Ocwanwell是斯里蘭卡第一個海洋保育研究與教育的組織,鼓勵大眾思考解決海洋問題的方式、他們網站裡面有鼓勵公民科學家上網填寫觀察鯨魚的資料,介面也有使用當地的語言,這一點,台灣在保育白海豚的工作上也可以參考。

Oceanwell 為斯里蘭卡居民製作的觀察紀錄網站

 

二、全世界鯨豚繼續在滅絕紅線努力:

 

第二場演講則是由美國新英格蘭水族館的Scott Kraus講解「保持瀕危、不要滅絕」新英格蘭水族館的專家,研究海洋歷超過50年,協助政府、漁民、科學家、工程師得到充分的資訊。

Scott Kraus 針對瀕危的鯨豚做了簡單的文獻回顧整理,他套疊船運、漁業、離岸風機等開發行為,對於海洋哺乳類的影響越來越嚴重,他說人類已經讓長江白鰭豚滅絕了,對於小族群的鯨豚,要用更嚴格的制度來保育。

美國東岸人為活動的統計圖

對於鯨豚來說,漁網的傷害是非常直接的,新英格蘭水族館主要任務之一是保育北大西洋的露脊鯨,它們研究氣候變遷等因素對海洋的影響,協助漁民發展休閒漁業或是觀光漁業,促進大型船隻改變航道減少對鯨魚的傷害。

 

  • NOAA的水下噪音監測工作:

 

兩場主題演講之後,研討會分成四個主題場次進行。我選擇保育的場次聽講。美國NOAA研究員報告美國海域的海洋噪音研究情形,美國有12個主要海洋噪音的監測站。特別是針對生物重要區(BIA),目前已經累積不少數據,也可以分析出鯨豚經過的聲音。

 

NOAA的水下噪音監測站

台灣如果要發展海洋再生能源,國家應該要建立常態性的海洋噪音監測站,累積長期、可信的數據,在風機議題、保育議題、漁業議題上都能有好的數據,甚至供給國際學術單位參考。民間學術單位自己設立的監測儀器,因為規模少,時常會被拖網漁船拖走。如果政府建置正式的測站,並且公布位置,應當不會有這個問題。

 

四、限制漁業是必要的

 

來自芬蘭的jouni Koskela 報告漁業對於海豹的影響,在他的研究中,芬蘭許多的海豹因為漁業而死亡,越小隻的海豹,死亡率越高,可能因為比較沒有能力脫困,他們希望可以推動漁業法的改進。

被魚網纏繞致死的芬蘭海獅

 

五、人為介入讓族群數量回升的好案例

 

來自佛羅里達的Katherine 介紹他們在佛羅里達搶救瓶鼻海豚的案例,佛羅里達的瓶鼻海豚出主要生存在海邊的河段,跟其他的海豚一樣,面臨漁網的威脅。Katherine跟她們的研究團隊,時常在這些河段巡邏,如果遇到被魚網纏繞的瓶鼻海豚,就會協助脫困。

佛羅里達研究人員協助的被魚網纏繞的瓶鼻海豚

在他們的研究裡面,大部分的瓶鼻海豚脫困之後都能夠繼續存活,他們針對有人為介入的河段跟沒有人為介入的河段作比較。有人為介入的河段的瓶鼻海豚族群成長的數量確實有比較快速。證明佛羅里達人為介入的行動算是成功。不過他們的工作範圍是在風浪平靜的河段,比較容易觀察與搜救。

有人為協助的瓶鼻海豚族群增加比較快

 

六、絕對需要扎實的海洋科學研究

 

Golbal Ocean Observing System組織的 Samantha 介紹全球海洋觀測組織的工作(GOOS),GOOS是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發起,希望可以整合各種海洋監測資訊的跨國合作組織。組織內有地球物理、生物地球化學、海洋生態學者組成,他們的透過國際合作、建立跨領域專家群、支持地區發展海洋觀察能力的工作方式,希望可以達到,適應氣候變遷、海洋環境保護、確保糧食安全、海洋經濟可持續發展、避免海洋天然災害等目的。

他們最近成功的案例,透過航經印度洋的商船,在商船上面裝置觀測儀器,還有整合各種海上的觀測浮標,幫印度收集氣候變遷的各種資料,讓印度作為漁業、農業、氣象與其他相關政策參考。

GOOS與印度合作整合各種海洋觀測資訊的案例

台灣是海洋國家,但是台灣對於海洋基礎科學研究並沒有非常積極,從先進國家的經驗來按,扎實的基礎科學研究,是發展海洋經濟的基石。海洋對人類的影響如大量蛋白質來源、影響氣候、生物多樣性…其實不需要贅述。台灣花許多預算在看起來”堅固”但是對長遠海洋經濟發展沒幫助的硬體建設,不如把預算放在建置完整的海洋研究上面。

參考網站:

Oceanwell:http://oceanswell.org/

新英格蘭水族館:http://www.neaq.org/

全球海洋觀測系統:http://www.goosocean.org/index.php?⋯⋯

 

隨著研究越來越完整,每次到海洋哺乳雙年會,就會看到新海洋哺乳類求救的資訊,有可能它們已經球就很久了,只是最近才被研究人員發現。海洋哺乳類對人類的意義是甚麼?大家應該都耳熟能詳,比如說他們是生態系的關鍵物種…等。消滅生物多樣性,是一種罪惡,保護海洋哺乳類,其實是保護整個海洋,當整個海洋受到保護,人類才能健康的存在。但是我們要怎麼做呢?

 

七、保育需要知道鯨豚在哪裡

 

海洋哺乳類雙年會第二天,集中火力聽了國際專家怎麼處理漁業的問題,早上第一場由Lesley 博士開場,他們希望可以解決美國東岸,大西洋裡面的延繩釣跟短肢領航鯨保育的問題。在大西洋裡面的短肢領航鯨,常常會去吃延繩釣勾上面的魚,許多短肢領航鯨上面都有傷口,特別是有1/4的短肢領航鯨的嘴巴都有被魚鉤鉤破的傷口。

不只漁民損失漁獲量、也是一個保育上的難題。Lesley 博士在海洋哺乳類保育法的支持下面,他們透過衛星追蹤、海上觀察,定位出短肢領航鯨的分布熱點,發現短肢領航鯨出沒在大陸棚的邊界,希望可以給漁民參考,避開短肢領航鯨出沒密集的地方。不過我個人覺得,短肢領航鯨出沒的地方,可能就是是魚很多的地方,短肢領航鯨不去的地方,可能是魚沒有那得多的地方,漁民可能不會去魚少的地方。

 

八、保育需要知道漁民在哪裡

來自夏威夷的Robin博士,分析夏威夷的漁業行為,在夏威夷的偽虎鯨都棲息在近岸,很容易跟漁業行為重疊,要怎麼樣跟漁民對話,首先必須要研究漁民的行為。他從NOAA、太平洋海島漁業資訊中心、夏威夷的漁業局、還有野外調查得到的資料。

夏威夷有超過三千艘商業捕魚船,還有超過一千艘娛樂漁船,用各種不同的捕魚方式捕魚,管理上面有難度。夏威夷的偽虎鯨在2012年被列為瀕危物種,根據美國瀕危物種保育法,他們制定保育對策,希望在夏威夷大島附近的偽虎鯨族群數量可以維持在150-200之間。問題是他們的保育對策,漁民常常不願意承認。

所以他們分析出最可能影響偽虎鯨的漁民活動最密集的範圍,他把虎鯨出沒的數量/漁獲量,做一個對比FOI (FISHERY OVERLAP INDEX),就可以知道那些地方漁民跟偽虎鯨出沒的範圍是重疊的,就有足夠的數據邀請漁民上到談判桌上對話。

 

九、有沒有甚麼科技可以輔助?

 

知道鯨豚在哪裡,知道漁民在哪裡之後,有沒有甚麼技術可以減少誤捕的狀況呢?Per Berggren 博士在上一屆海洋哺乳雙年會就發表他的作品,他的作品其實很簡單,只是用玻璃罐裡面放置螺絲釘,把玻璃罐綁在網子上,海浪拍打的時候就會發出聲音,讓鯨豚避開。

同樣的產品早就研發出來,不過是電子式的發報系統,不過漁民如果要使用的話,每一百公尺漁網的成本50-80美金,很少漁民會使用這麼貴的東西。如果只是用日常生活隨手可得的玻璃瓶(海邊多得是維士比),成本只要0.2元美金,對漁民來說比較有可能執行。他測試這個小發明可以產生的聲音,3-15Khz的範圍之內可以發出130-160db,近距離的話鯨豚應該會有所警覺。

他今年展開實驗,在西非找了36艘漁船做實驗,目前看不出成果,因為對照組跟實驗組都沒有誤捕到海豚。他認為誤捕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海洋哺乳雙年會應該要特別的關注。

 

十、海洋能源對海洋哺乳類的影響

 

這次雙年會看到新的資料,因為人類要發展海洋再生能源,其中最近一些先進國家在測試潮汐發電,加拿大有的海峽潮差可以有十幾公尺,很適合做潮汐發電。有科學家擔心潮差發電對海洋哺乳類的影響,所以他們對海豹做研究。在海豹身上安裝發報器,追蹤他的行為,想了解潮汐發電是否會傷害到海豹或是干擾行為。

他們發現裝置潮汐發電的葉片之後,海豹活動範圍大幅地避開潮汐發電機500公尺的範圍,棲地利用率減少11-41%,問題不小。

 

十一、台灣可以學習國際的部分

 

對台灣白海豚、或是漁業的永續發展而言,減少沿近海的流刺網,應該是要積極推動的工作。筆者統計了一下白海豚出沒範圍、也是大部分離岸風機設置的區域,從苗栗到嘉義,沿近海流刺網的年總產值約4.7億,台灣再生能源投資金額上看1.8兆元,未來海洋能源、永續漁業應該要對話,看看能否創造合作機制,營造多贏的局面。這過程邀請國際專家來台灣協助做長期的監測。得到的珍貴數據,在國際上發表的同時,也是幫台灣得到保育正面形象。

參、如何創造綠能、漁業、保育三贏

 

2017第22屆海洋哺乳類雙年會結束,今年多了許多空拍機作生態調查的報告,雖然研究設備、方法都有改進,但是全世界瀕臨滅絕的海洋哺乳類越來越多,全世界都在苦思保育的方法。大會結束之前,邀請IUCN鯨豚小組的主席,Randall Reeves,專題演講:「21世紀的淡水水域的鯨豚,是否能存活,如果能存活,為什麼?」。

Randall 綠色衣服那位,長期也關心台灣白海豚保育

 

一般來說,鯨豚的棲息地分成三種,深海、淺海、河中。以淺海跟河中的海豚最容易受到人類活動的威脅。Randall 舉出中國長江的白鰭豚、印度河裡面的江豚、亞馬遜河裡面的江豚、還有墨西哥灣鼠海豚,最大的威脅是水壩跟漁業,以亞馬遜流域來說,近年來興建了接近百座的水壩。下游的漁民也因此漁獲量減少,與海豚產生更激烈的競爭關係。漁獲量越小、網子越多、網子越多、生態更破壞、漁獲量更小的惡性循環。而海豚是生態系的指標,如果海豚滅絕,也表示這個地方的生態已經嚴重破壞了。

加拿大希望可以限制鮭魚漁業,增加瀕危的虎鯨的食物

 

先進國家紛紛努力處理這個問題,以加拿大來說,有一群定居型的虎鯨,他們仰賴鮭魚作為食物來源,但是鮭魚被漁民大量捕撈,殺人鯨的食物來源越來越少,加拿大希望可以有限制漁業的政策,不過目前還是無法執行。Randall本身也是台灣白海豚保育的國際顧問團,他結尾的時候,還特別向大家宣布,台灣也是很需要世界各國的鯨豚專家協助。但是非常可惜的是,Randall 從事鯨豚研究超過30年,還是沒有辦法說出如何避免這些鯨豚滅絕的方法。

台灣環保團體10年努力,其實比國際上都還有進度

與國際上比較,這10年來台灣的環保團體在保育白海豚上的努力,並算是優秀,針對白海豚的五大威脅,我們催生海洋保育署、停止國光石化、台塑煉鋼、彰工火力電廠、大肚攔河堰、修正水汙法、也促成了海岸法與濕地法。這幾年為了讓民眾與漁民了解,保育海洋就是保護漁業,我們也積極將海洋生態保育結合媽祖信仰,但是仍未看到白海豚族群有回復的跡象。

 

族群數量剩下70隻左右的白海豚,隨時會有滅絕的危險。未來離岸風力發電機的打樁噪音、施工對海洋的干擾,都有可能會造成白海豚滅絕的最後一根稻草。離岸風機政策環評希望航道外先行,也已經有航道內廠商喊出到打樁噪音到白海豚棲地,可以衰減至140db,比過去用暫時聽力受損的160db好很多。但是對已經瀕臨滅絕的族群來說,140db的影響,實難在環評之中有辦法評估。比如說,這噪音是否會影響白海豚食物來源的魚類分布?或是漁民會不會因為離岸風機的設置,把漁業行為更集中在白海豚棲地?

台灣研究員,對瓶鼻海豚的室內研究,發現160bd,海豚頭會轉向水池的柵欄方,可能是想逃或是那邊噪音較小

如何讓綠能、保育、永續漁業三贏,台灣的案例非常重要,世界都會非常關注。如果我們可以找到方法,對綠能、對台灣國際保育形象都會非常有幫助。關鍵是,繼續努力減少離岸風機的打樁噪音,甚至考慮學習其他國家,實驗性使用浮動式的設計。另外就是針對西海岸積極推動永續漁業或是休閒漁業政策,協助流刺網漁民轉型。

 

根據漁業署統計年報,離岸風機開發範圍、白海豚棲息地內的幾個縣市,苗栗、台中(禁止流刺網)、彰化、雲林、嘉義,一年流刺網的產值約4.7億,如果4.7億,部分由開發單位回饋、部分由政府編列預算、部分由漁業轉型收益而得,4.7億並不是大數字。甚至國家可以編列預算,培養漁民協助海洋生態調查的工作。補足台灣海洋基礎資料不足的缺憾,也能在離岸風機建置的過程,為台灣累積詳實的監測數據。

跟國外用飛機坐樣帶調查,我們跟漁民合作,更省錢、對漁民更有幫助

 

假設台灣這段海岸有兩百公里,每個海洋監測的樣帶,寬度為一公里,漁民一往一反,就可以協助調查2公里寬的樣帶的數據,也只需要100個流刺網漁民,轉型成為海洋資源調查員,甚至只要協助巡守,有沒有漁網誤捕鯨豚,就會很有幫助。如果比照巡山員的薪資,100艘流刺網船轉型近海資源巡護船,年度預算不到四千萬台幣,其實過去台灣耗費在沒有意義的社區彩繪、裝置藝術預算都遠高於此。

佛羅里達協助被魚網纏住的瓶鼻海豚脫困,就對牠們很有幫助

從這次國際研討會,佛羅里達協助被魚網纏繞的瓶鼻海豚脫困,就有效增加它們的族群數量的案例看來,就算減少部分流刺網,增加近海資源巡護員,應該會有關鍵性的效果。累積的資料不只是台灣政府與廠商可以用,對國際上也會是一個重要的數據。至於其他漁民的轉型,必須要能源局、漁業署、觀光局、雲嘉南風管處、漁民多方討論,產生方案。鼓勵休閒漁業,或是漁村體驗行環境教育,則必須再邀請教育部、環保署一起促成,甚至補助學校進行於漁村體驗的環境教育課程,都不是難題。

 

這些工作,保育團體本來期待,海洋保育署成立之後可以處理,不過海洋保育署卡關的現況下,建議政院直接跨部會協調:第一、如何培養海洋資源調查人員、第二、如何協助流刺網漁業轉型休閒漁業,第三、如何養成台灣休閒漁業文化。我認為雖然台灣沿近海生態岌岌可危,但是如果可以趁著這次離岸風機的建設,讓沿近海漁民轉型,就可以促成多贏的局面,讓台灣的綠能與保育,在國際上得到肯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