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新聞稿】「海洋日」,海洋國家要有中央海洋二級機關 — 請速成立海洋委員會、海洋保育署、國家海洋研究院(文章由友團蠻野心足生態協會-蠻野編輯部編輯)

新聞稿

時間:2017 年6月8日海洋日上午10點

地點:行政院門口

新聞稿:

台灣是海洋國家,但是我們對海洋的認識卻很有限。台灣領海面積6萬5千平方公里,是陸地領土面積的兩倍,且台灣的海洋資源更是豐富多元。但是台灣沿近海的漁業生態遭日益破壞也是事實,以政府組織來說,關於保育面,漁業署只管可以賣的魚,所有的保育職責是林務局,但是林務局陸地上的保育就做得很吃力了,白海豚族群越來越少就是一個指標。

從產業面來說,以美國大氣與海洋署(NOAA)的資料,美國從事觀光漁業的就業人數多達44萬人,相關產值高達100億美金。相較之下,對台灣沿海漁業資源復育傷害比較大的刺網,西部四縣市加起來一年產值大概只有3億台幣。但漁業部門與觀光部門並沒有跨部會合作幫漁民找新的出路,遑論面對氣候變遷、海洋能源等議題。

因此我們認為,未來面對氣候變遷、與海洋資源利用管理,海洋事務急需要一個二級政府機關。蔡總統也曾在選前對外宣布海洋政策,支持海洋委員會。海洋委員會、海洋保育署、國家海洋研究院已經通過三讀快兩年了,政府應該要更加快腳步。

此外,環保團體認為,新政府應能突破馬政府通過的海委會的框架,成立海洋與漁業部,才是台灣邁向海洋國家的最佳方案。

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理事長陳秉亨與執行秘書許馨庭表示,在現今的政府架構下,負責保育的單位是農委會林務局,但光是台灣陸地的生物保育就讓林務局忙不過來,更別說海洋生物的保育了;最明顯的例子便是台灣西部海域的特有種「台灣白海豚(Sousa chinensis taiwanensis),註」在漁業行為(底拖網與流刺網)、填海造陸工程造成之棲地消失、空氣與水污染、出海口之淡水減少及水下噪音這五大威脅下,族群數目剩下不到七十五隻,已屬於極度瀕危狀況。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理事長文魯彬與研究專員孫瑋孜表示,目前台灣海域生態、環境與資源等基本資料嚴重缺乏,有礙海洋保育、永續開發乃至損害賠償的實際執行。例如 2001 年阿瑪斯號貨輪油污事件與 2016 年「德祥台北號」擱淺事故,由於海洋資源基本資料的缺乏,導致完全無從正確判定賠償金額;同時對海床地質與底棲生態缺乏暸解,使得能源局主導之千架風機計劃之離岸場址只選擇海深五十公尺以內的區域,而非台灣海峽風力最強的區域;而海床地質與離岸風機打樁時的噪音傳遞效率息息相關,但地質資料的缺乏則嚴重影響噪音傳遞模擬的正確性,更將進一步導致依靠聲音溝通、覓食與繁殖的台灣白海豚及其他鯨豚、石首魚等生物在過於躁進而缺乏審慎評估的離岸風機開發計畫下,面臨極嚴重的生態浩劫。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總幹事施月英表示,彰化擁有全國最大最寬廣的泥質潮間灘地,因此吸引過去國光石化填海造陸開發案,這裡出產著名的鹿港蝦猴,還有全國的文蛤產量占全國 1/2,而在水域水深50米也是全國最廣的範圍,因此當今蔡政府規劃最大離岸風力發電的場域,預計約近千支海上風機。過去四十多年前台中港、彰濱工業區及雲林六輕的填海造陸,大大小小工廠與工業區在內陸陸續營運排放大量的汙廢水等等,還有違法三海浬底拖網,都讓中部的海洋海岸生態的生產力日益下降。彰化海域水淺,每次海巡署出動查緝船隻時,要遠從台中港出發到彰化已經一兩個小時,且船隻只能在水域較深的外海無法靠岸,往往徒勞無功,我們需要海洋部投入更多經費,派遣海上警察、購買海淺水域的查緝船,還有設置各式各樣的海域監測站,讓台灣海洋島國的生態環境可以生生不息。

以上各項實例,在在反應台灣成立國家海洋研究院、海洋委員會與海洋保育署等單位的急迫性。而這些委員會與中央行政機關之設立,老早在2015年6月16日便已三讀通過,接近兩年的時間過去了,國家海洋研究院、海洋委員會與海洋保育署卻連個影子都看不到,顯示行政機關嚴重怠惰,更令人懷疑是否有特定人士從中杯葛。

因此我們在世界海洋日這天,殷切且沈痛地要求蔡英文政府盡快依法成立國家海洋研究院、海洋委員會與海洋保育署,建立台灣海域之生態、環境與資源的詳細正確之科學資料,才能真正達到生態保育、永續發展與離岸風能開發的最佳效益。

發起團體:

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台灣環境保護聯盟、台灣環境資訊協會、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財團法人海洋公民基金會、台灣永續聯盟、彰化環保聯盟、黃金蝙蝠生態館、幸蝠小館、台西活力海岸、嘉義市洪雅文化協會、洪雅書房。

註:台灣白海豚(Sousa chinensis taiwanensis)與中華白海豚(Sousa chinensis chinensis)不同處在於他們是台灣特有亞種,且早已在2015年便發表於同儕審查,具可信力之國際期刊,因此特於此正名為「台灣白海豚」。該篇SCI paper為: J. Wang et al., Diagnosability and description of a new subspecies of Indo-Pacific humpback dolphin, Sousa chinensis (Osbeck, 1765), from the Taiwan Strait. Zoological Studies (2015) 54:36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