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新聞稿)「白海豚出現在大潭藻礁」 ─ 新事證明確 三接停工 重啟環評 守護藻礁 永續漁業

新聞稿

主辦單位: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

地點:台灣大學校友會館3B室(台北市濟南路2-1號3樓)

時間:2019年6月6日(四)上午 9:30

 

有世界自然遺產價值的大潭藻礁,雖然命途多舛,倒也一再地出現新事證來救她自己,同時更是在挽救下一代賴以生存的自然資產。繼2017年的一級保育類動物「柴山多杯孔珊瑚」、2018年國際瀕危物種「紅肉ㄚ髻鮫」,今年再度發現全球僅剩60餘隻的瀕危物種「台灣白海豚」出沒。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今日結合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一起召開記者會,要求在有新事證出現後,中油三接、桃園離岸風電應立即停工重啟環評;為了漁業的永續發展,政府保育單位也應即刻將大潭海域劃為保護區,為子孫留下珍貴資產。

而6月8日為ㄧ年ㄧ度的「世界海洋日」,除了慶祝之外,世界各國更自動發起各項活動提醒人們海洋所面臨的各項危機。不幸的,台灣的海洋正面對史無前例的破壞與威脅。其中最為嚴峻的為(ㄧ)西海岸極度瀕危的台灣白海豚族群嚴重下降、(二)第三天然氣接收站(港)破壞世界級希望熱點大潭藻礁、(三)以及台灣西海岸漁業嚴重衰退。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同時也台灣白海豚國際顧問團成員之一的陳昭倫研究員表示:

台灣白海豚是在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下列為極度瀕危物種,自從2004年王愈超博士發現台灣沿岸約100隻左右的族群,目前的紀錄已剩下約60多隻的數量。2014年農委會林務局預公告的台灣白海豚重要棲息環境範圍北起苗栗中港溪口的龍鳳港,南到台南將軍港。除此之外,台灣白海豚國際顧問團Peter Ross博士亦在2010年發表在水生生物保育國際期刊中,指出了確認的棲息範圍之外,具有同樣棲地與白海豚食物物種的新竹以北海域也是台灣白海豚的潛在出沒海域,只是至今沒有目擊紀錄。

陳昭倫指出,過去兩年多來在南桃園藻礁海域的漁業物種調查顯示,台灣白海豚喜好攝食的物種包括班海鯰、石首魚和牛尾等,都是藻礁與沙地之間常見的魚種。這次透過熱心漁民與釣友的協助,首次紀錄了白海豚家族通過永安漁港,再北游至白玉藻礁的方向,然後在返迴往南。顯示白海豚家族很可能是由南方的水域追逐食物到達藻礁海域進行覓食的行為。這次的觀察是相當珍貴的科學資料,將台灣白海豚重要棲息環境往北推進40公里,作為未來在台灣白海豚保育上重要的ㄧ筆資料。

陳昭倫進一步指出,白海豚出現在大潭藻礁海域具有非常重要的生態與漁業上的意義。ㄧ、再次驗證大潭藻礁生態與生物多樣性的完整性是無庸置疑;二、南桃園藻礁的水域不僅是這些大型掠食物種的食物庫,更是海洋客家漁民傳統重要的漁場。因此,只有健康完整的藻礁生態系的存在,才有可能涵養食物庫裡各階層的物種,支持健康的白海豚、健康的漁業,才有健康的人們。

陳昭倫憂心指出,面對西海岸大量的風場開發與風機的設置,台灣白海豚的棲地範圍快速的縮減,同樣的傳統漁民的作業方式與範圍亦受到限縮甚至被迫轉業。白海豚與漁民都是台灣環境悲歌下ㄧ群無聲音的「海洋難民」,他們共同敵人其實是台灣無止盡的海洋開發與像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錯誤顢頇的政策。在慶祝世界海洋日的前夕,台灣白海豚與漁民的海洋環境正義要如何伸張,是全台灣人應該慎重思考,嚴肅對待。

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理事長文魯彬表示:

【生態永續不是我們這個世代的選擇,而是下個世代的生存權利】

六月五日是世界環境日,也是聯合國鼓勵全球居民採取即刻行動,盡力保護生態環境的日子。所以今天我們站在這裡,守護台灣白海豚、守護大潭藻礁、守護在地漁民。因為漁民、藻礁、台灣白海豚,跟我們的濕地、海洋、生態系統,是互相依存、相生相伴的。

為了保護台灣白海豚,2008年「東台灣海峽白海豚科學技術顧問團(ETSSTAWG, Eastern Taiwan Strait Sousa Technical Advisory Working Group)」曾經建議政府,應該界定台灣白海豚的棲息地。透過科學資訊、理論演算與實際經驗,顧問團於2009年發表通過同僚審查的論文:台灣白海豚確定的棲息地從苗栗縣龍鳳漁港到台南縣將軍港,而適宜的棲息地則沿伸到淡水、三芝,及曾文溪河口(Ross et. al, 2010)。

前幾天,陳昭倫老師與漁民朋友跟我們確認,大潭藻礁附近發現了台灣白海豚的蹤跡。我們很開心,因為這不僅表示大潭藻礁是生態豐富的健康地點,可以與台灣白海豚共生,也表示十多年前我們努力研究、給政府的保育建議是正確的

可惜的是,對於瀕臨絕種的台灣白海豚,與極其珍貴的大潭藻礁,政府不僅沒有實質的保育行動,反而盲目地逕行通過中油三接開發案。這個開發案,不只傷害大潭藻礁與珍貴的濕地、傷害生存於此的台灣白海豚,更會破壞海洋生態、摧毀在地漁民的生存權利。

海洋之於漁民,就像大地之於農民;漁民守護海洋,就如同原住民族守護山林一樣。漁民、藻礁、台灣白海豚,都是生態系統的好夥伴,也都是我們守護的對象。聯合國倡議的生態多樣性,說的就是生命跟生命的互動關係:人與藻礁,海豚與魚,都是生態網絡的成員,彼此和睦相處,就會共榮共生。

面對自然,政府與開發商都應該低頭謙遜,因為生態永續不是我們這個世代的選擇,而是下個世代的生存權利。薦請政府儘速擬定符合「生物多樣性公約」的台灣白海豚復育行動,進行大潭藻礁保護區的設置,以及規劃漁業漁村資源永續的方案,讓我們的環境越來越豐富,讓我們的孩子有魚可捕、有藻礁可去、有台灣白海豚可看。

讓我們一起守護海岸,守護生態,守護永續。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專職律師蔡雅瀅表示:

就大潭藻礁發現保育類野生動物台灣白海豚的新事證,環保署應依行政程序法第128條撤銷、廢止或變更觀塘工業區、觀塘工業港的舊環評處分;且去年底通過的環差、環現差、因應對策完全未考慮到台灣白海豚,顯有重大瑕疵,亦應撤銷並停下進行中的工程,重新辦理相關環評程序。

大潭藻礁已有指定自然地景、劃設野生動物保護區、一級海岸保護區等多個申請、請願案,但保育單位相互卸責,遲未劃設保護區。甚至海委會竟聘請曾任中油三接相關計畫主持人間接接受中油委託的學者,擔任海洋野生動物保育諮詢委員會的委員,在會議中不檢討中油三接對生態的傷害,反要求重新評估柴山多杯孔珊瑚的保育等級,實在令人失望。

生態一但遭到破壞,就無法復原,文資法第84條設有「暫定自然地景」的機制,只要進入自然地景之審議程序者,即為暫定自然地景;且遇有緊急情況時,主管機關亦得指定為暫定自然地景。中油的工程步步逼近,大潭藻礁生態系不斷發現保育類野生動物,應盡速暫定為自然地景,並建議曾間接接受中油委託的委員迴避審查。

過去前行政院長賴清德介入三階環評,在生態豐富、海象條件不佳、腹地狹小的大潭藻礁強推天然氣接收站,造成生態保育與能源轉型多輸局面。盼小英總統能矯正賴揆造成的錯誤,宣布三接遷址至海象條件較佳的已開發港口,將國際關注的「希望熱點」,完整地留給未來世代。

 

義務律師陳憲政表示

有關本件觀塘工業港興建預定地,位於桃園市中壢區漁會專用漁業權漁業區範圍內,該開發範圍雖無公告之保護礁區。但是鄰近有永安(一)保護礁禁漁區、永安人工漁礁禁漁區、觀音人工漁礁禁漁區,相距開發地點僅約2~3公里遠,漁業資源豐富。

然而開發單位最後所提「迴避替代修正方案」,雖有部分設備移至外海,但碼頭堤防内還是必須填海造地21公頃,其雖有縮小面積,但環評委員還是認為,該填海造地行為,將會對海洋生物棲地造成完全滅絕性的破壞,其海洋生態系統服務功能和經濟價值也會完全消失。

但就此,開發單位僅是援引公式換算21公頃填海造地所影響之生態價值,並沒有提出更完整的科學調查論證,甚而對於填海造地以外的堤防、碼頭的興建,該對鄰近漁場的影響,均未說明,實在無法讓在地漁民放心。就此也造成在地漁民憂心忡忡,擔心將來無魚可捕。雖開發單位有稱本開發計畫將隨時與近岸漁業漁民溝通,共謀互利雙贏之對策,以減輕漁民所受影響,但現實上顯然並未落實,犧牲在地漁民權利。

 

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召集人潘忠政表示

從2016年11月22日到中油抗議開始算起,這是搶救大潭藻礁第86次記者會。藻礁不會說話,人民看不到苦主,只有心中對缺電的無限恐懼;於是有權者如前閣揆賴清德就順勢以兒戲手段賜死藻礁;而不見有人想了解這樣兒戲為的是什麼。

但是有價值的東西不會被埋沒,當有權者越是對它打壓糟蹋,它就越展現更豐富的價值凸顯打壓者的蠻橫與荒謬。雖然這位打壓者現在到處宣揚自己要主權、護民主想追求大位;但是他的獨裁行徑,鄭南榕地下有知也絕不會支持。

開發單位中油會在看到這個明確的新事證立即停工嗎?如果中油不停工調查提出因應對策,哪個單位該負起責任告訴他們?

這個政府不必多有遠見,只要他們沒有睡著,他們就可以也應該依法啟動文資法的「自然地景審議」;只要啟動審議,大潭藻礁就是【暫定自然地景】,中油就必須停工。而現在,白海豚現蹤大潭藻礁,正是相關單位最佳依法行政的時機,容我們良心的建議:別再錯過!

 

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執行秘書許馨庭表示:

根據2010年國際期刊peter ross 教授所發表,twd 確定的棲息環境為苗栗龍鳳漁港至台年將軍漁港之間,但是對於台灣白海豚適合的棲息環境,其實是有可能南至曾文溪,北至淡水都是他可以棲息的地方。很有趣的是,近幾年已有一些在更北的新發現,例如新竹,如果現在在桃園有台灣白海豚目擊點,對我們來說其實並也並不驚訝。其實,前日與海保署的白海豚保育行動會議即提醒過白海豚棲息地範圍是可以增至淡水,以提供他更多棲息地利用空間。

我們認為先決定開發才考慮生物滅絕問題,並事後彌補,都不是真正的保育 。棲地補償、施工減輕對策、其實都算是「不可逆」的開發後事後的補償的制度。

台灣西海岸八成幾乎都以經水泥化,佈滿了工業區(麥寮,彰濱,台中港,及其他大大小小的開發案),當出因為沒有國光石化,水牛車文化,大成芳苑濕地才得以保存,藻礁是西海岸的一個自然景,一旦開發就回不可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