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謬環教,漂綠六輕 聯合新聞稿

新聞稿

公民監督六輕促進環境權行動平台 新聞稿

聯合新聞稿

荒謬環教,漂綠六輕

今年是六輕營運滿20年,同一時間台塑向環保署申請六輕(麥寮港、行政大樓及阿媽公園、)做為環境教育設施場所,,2018年6月25日的環境教育認證審查小組審查時,因台塑提供的資料中包含六輕的營運未對白海豚有所影響、環境教育目標竟有食農教育以及未釐清對當地所造成的污染與影響,加上在場許多委員強烈表達對六輕申請環境教育場所的不適格,主席決議「補件再審」,經台塑補件後,本環教案排定今日早上10點於環保署審查。

公民監督六輕促進環境權行動平台於審查會議前召開聯合記者會,要求環保署不應通過台塑六輕環境教育設施場所認證的訴求,應在本次會議審查否決六輕環境教育場所認證的申請案,否則將會讓公眾誤以為台塑六輕是國家認證的綠色廠區,不利於公眾持平監督此一石化廠區,反倒成為污染嫌疑者的漂綠工具。

環境教育的核心價值不宜由污染嫌疑者來詮釋

環境法律人協會研究專員謝蓓宜說明,環境教育設施場所是國民建立對整體環境認知的重要教學場域,政府機關應該要有清楚的認知,哪些人才有權利去詮釋環境保護,不該隨企業起舞。今天如果六輕申請到環境教育設施場所的認證,極有可能被外界解讀為六輕過去的污染爭議都不是事實,否則為什麼會由國家授與這項資格,讓台塑能夠去詮釋六輕都沒有污染環境?

有些人認為,給予六輕環境教育設施場所的資格認定,能夠督促六輕做好環保,我們要嚴正駁斥這種說法,做好環保措施,降低污染,是企業的基本社會責任,不該從其他管道來督促實踐。從六輕所擬定的教案內容,透露出非常明顯的「漂綠」意圖,如果國家給予環教認證,就是讓六輕能去扭曲事實,欺騙下一代,說這間台灣最大的石化公司沒有污染事實!我們認為本案打從一開始就不該進入審查,呼籲環保署立即否決本案,不要讓六輕有公然漂綠的機會。

請六輕正視填海造陸與興建後對當地的環境、農損影響,勿混淆視聽

                 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總幹事施月英表示,從六輕提出的計畫書中的教案四「滴水不漏」可以發現,雖就抽砂填海造陸的行為說明其優缺點,但完全避談六輕填海造陸後,對沿海生態圈和漁民的衝擊,僅提當地生物會因此直接消失。另外教案也完全未提及六輕填海造陸的抽砂海域,在抽砂後,造成該海域地基崩毀產生海底大山崩,使彰化外海及潮間帶發生嚴重漂沙問題,間接影響沿海牡蠣養殖、潮間帶底質與地貌。

自從六輕來了,除人體健康的異常,連彰化大城與芳苑鄉,都發現大量農作物、文蛤與牡蠣歉收的問題,特別是下雨過後。整份環教場所申請書明顯在為自己漂白、漂綠與歌功頌德,與其推動環境教育,還不如把398根煙囪,全面加裝即時空污與有害物質監測,以及放流口水質全面即時監測含影像,連線給環保單位,讓人民有感。

請六輕正視對白海豚生態的影響,勿藉環教之手掩蓋事實

                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理事長文魯彬表示,一個公司,依法律要求是盡可能給予股東最高利益,因此若有一些公司的負面訊息,例如因為填海造陸、空氣、水、噪音汙染等,造成白海豚滅絕;漁業因為污染漁貨量降低等等,提案單位「台塑企業」若揭露或提供如上相關的「負面」環境資訊,顯然是違背了給股東最大利益原則!

建議「台塑企業」無條件提撥相當金額給環保署或是第三方單位辦理環境教育案,並保證不干涉日後的計畫執行,如此可避免外界不必要的質疑。呼籲環教委員應立即否決六輕環教場所認證,避免國家環教認證喪失公信力。

請六輕正視對白海豚生態的影響,勿藉環教之手掩蓋事實

                 台灣媽祖魚保育聯盟執行秘書許馨庭表示,台灣白海豚的五大威脅之中(漁網誤纏、棲地消失、水及空氣汙染、噪音汙染、河口淡水減少),六輕即佔了三個威脅。填海造陸造成其棲息地喪失,引用集集攔河堰之水(工業用水)源而造成的河口淡水減少,以及廢水汙染。以雲林北區內的六輕工業區為例,其放流水口附近水質明顯較酸,且該海域台灣白海豚出現率明顯罕見。同時,放流水造成當地的海水酸化降低了生態系的生產力使得白海豚在此海域覓食停留的機會,以改變其棲地的利用形式。

從2010年來高達1254次違反環保法規裁處記錄的企業沒資格談環境教育

              綠色公民行動聯盟研究員曾虹文表示,六輕申請環境教育設施場所是一件非常荒謬的事,六輕不僅利用法規漏洞,用「污染源暫停運轉」或「監測設備維修」等各種理由,掩蓋大量超標數據、規避裁罰,甚至從2010年到現在,竟然有高達1254次違反環保法規的裁處記錄。

六輕的環境記錄這麼差,卻從來不承認對環境造成破壞,也不承認有排放污染,更不承認污染造成居民身體、財產的損害。一個沒有環境素養、不願面對污染事實的企業,環境教育是要教什麼?教大家怎麼填寫不實,還是教大家怎麼打官司、告學者、提訴願?在還沒有面對污染、承認錯誤之前,六輕沒有資格談環境教育,更何況,做好污染防制本來就是企業最基本的環境社會責任,六輕連基本的責任都沒盡到,是要國家認證什麼。

請六輕正視其用水造成濁水溪揚塵問題,勿混淆視聽

                  耘林藝術人文生態保育協會理事長理事長林富源表示,在六輕的環教場所申請書可以發現,六輕很自豪地其用水不斷的回收再利用,且每日節水高達26.33萬噸,近每日用水量約20%,按此換算每天用水量高達131.65萬噸,而節水量已遠遠超出雲林縣每天25.5萬噸的民生用水量,但這也表示,六輕每日得用掉5天雲林縣全縣的民生用水量,這樣的吃水怪獸何來有資格來詮釋環境保護。從這幾年當地的農漁業災損、地層下陷及濁水溪揚麈問題再再指向濁水溪的水資源被不當利用,而六輕又如何自圓其說,其從濁水溪拿的130多萬噸水,對地層下陷及濁水溪掦麈沒有關係呢?甚至還在環教書件大言不慚的說雲林縣居民的用水是因為集集攔河堰的興建,才從地下水改用濁水溪水,完全不說明龐大的六輕用水量對當地所帶來的環境衝擊。

六輕環境教育僅是企業漂綠與公關手段,國家不應為台塑背書

                台西鄉六輕污染傷害聯合求償自救會會長黃源河表示,此次台塑申請的環教場所中的行政大樓,有個生態實驗室以排放廢水養殖各種魚類,村內的居民曾邀請去參訪,六輕宣稱這些生物可以證明六輕的營運對當地海域生態不會造成影響,但居民看完後表示這些魚種非當地的生物,對於這樣的宣稱不以為然。

另外,當地居民與六輕的公害訴訟尚在進行中,六輕歷年來的違法紀錄、雲林縣政府委託臺大的研究報告指出距離六輕越近,空氣污染物濃度、居民體內污染物暴露及居民的健康衝擊都越嚴重,對於這些紀錄與研究,六輕都還以這些結果是因為當地居民生活飲食習慣所造成,不願意面對其污染事實,國家怎麼能認證六輕為環境教育設施場所

記者會最後,公民監督六輕促進環境權行動平台強調,國家對於六輕環境教育設施場所認證案的決定,代表著台灣環境教育的分水嶺:到底環境教育是成為培養公民環境意識的推手?還是國家讓渡污染嫌疑者環境詮釋權,進而使環境教育認證成為污染嫌疑者的宣傳工具?

公民監督六輕促進環境權行動平台,國家應思考環境教育的核心價值為何,呼籲環保署環境教育認證審查小組應立即在本次會議否決本案,維護環境教育的核心精神,勿讓環教認證成為台塑六輕漂綠的工具。

主辦團體:

公民監督六輕促進環境權行動平台(台西鄉六輕污染傷害聯合求償自救會、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耘林藝術人文生態保育協會、綠色公民行動聯盟、彰化縣環境保護聯盟、環境法律人協會、環境權保障基金會)

新聞聯絡人:

公民監督六輕促進環境權行動平台(環境權保障基金會研究員):林彥廷 0987-250-2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