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頭鼠海豚與台灣白海豚的共同威脅-永續漁業發展圓桌會議(記錄)

國際交流 新聞稿 議題與行動

上個月我們邀請了曾參與墨西哥灣瀕臨滅絕的小頭鼠海豚復育計畫、同時擁有國際保育權威組織IUCN、NOAA經驗的鯨豚學者 Dr. Thomas A. Jefferson來到台灣,和環保團體及海洋保育署署長就白海豚保育(復育)的目標進行交流、討論, 看看我們如何能從其復育的經驗當中學習:

永續漁業發展圓桌會議之小頭鼠海豚與台灣白海豚的共同威脅會議記錄

  • 當過度狩獵為單一的保育問題時,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會相對直接(例:狩獵的管制),復育的成果也較容易成功。(成功案例包括北方海象,灰鯨)
  • 但是如果保育牽涉到更複雜的因素如棲地消失(填海造陸),或其他不同的問題,復育工作就會有挑戰性。(例: 白鱀豚的滅絕)
  • 小頭鼠海豚 (Vaquita)

Image result for vaquita

Credit: Greenpeace

*全球鼠海豚科僅有7個物種,小頭鼠海豚為其中之一

*若其絕種,我們將失去一大部分生物多樣性

*棲息於墨西哥加利福尼亞海灣的有限範圍內。

  • 此物種的棲息地非常乾淨(少有開發,沒有鑿油井的工程,或是發電廠),主要使小頭鼠海豚瀕臨滅絕的原因為流刺網。
  • 最初移除流刺網的方案是非強制性的。政府提出了’收購流刺網’的計畫,補償於小頭鼠海豚棲息範圍內作業而自願放棄刺網的漁民。
  • 但是此計畫並沒有非常成功,因為Vaquita 棲息地捕魚的漁民並沒有太多漁業轉型的機會,一直以來漁民都是靠捕魚來生活的。同時因為貪污的問題,有些漁民拿到非常多的補償金,有些應該受到補償的確沒有拿到。
  • 在2015年(那時小頭數海豚已少於100隻)雖然莫西哥政府下了對流刺網的禁令,但是保育人員卻沒預料到經濟因素接下來造成的流刺網氾濫。
  • 經濟因素: 2009年由於中國加利福尼亞灣石首魚魚鰾的需求的迅速成長,助長了刺網漁業。由於使用刺網捕撈石首魚的漁業與Vaquita 的棲息地重疊,Vaquita也因此容易遭到誤捕而死亡。魚鰾的需求的增長為Vaquita 族群數量下降的主因。
  • 儘管政府已宣布刺網為非法漁業,但由於魚鏢獲利龐大,漁民仍持續著非法的漁業,走私魚鏢到中國。
  • 目前估計Vaquita的數量為12隻,並以年減少50%的數量在驟降。以數量只有12隻來說,科學家目前認為要回復此物種的數量在遺傳學/基因上不太可能。

我們學到的:

*保育的同時也需要對該物種有良好的科學知識(例:生物學,繁殖能力)。

*要改變人既有的行為是需要時間,且不易改變。而禁止刺網只是保育的一步,後續的執行,監督,並採取其他措施來確保禁令是有效的。

*了解到任何情況或計劃下都有變數,並有備份計畫。因為一開始大家都認為,一旦我們說服墨西哥政府禁止刺網,問題就會解決,但是他們並沒有預料到對石首魚魚鰾的需求會迅速的增長。因此我們不應該只寄望於一兩個保育措施。

*復育不是一次性行動而是階段性的計畫,絕對不能等到動物數量不夠了才開始行動。

 

討論時間 

幾乎快消失了,目前此物種的保護計劃是什麼?

 

儘管現在情況非常艱難,環保組織目前仍努力地在嘗試。 目前進行的主要保護措施為增強非法刺網禁令的執法力度。 雖然刺網的數量有所減少,但我認為現實上墨西哥政府沒有足夠的資源投入並充分完成這項工作。 同時,像Sea Shepherd 這樣的非政府組織也有持續在參與對非法漁業的監督活動。

在意識到此物種數量正以每年下降50%的速度時,有關圈養的計劃被提了出來。此計畫是希望能將Vaquita暫時圈養在與其棲地同一個水域(北部的加利福尼亞灣),但是卻可以遠離當地刺網作業的刺網威脅。 此圈養的目的是希望當流刺網真正減少時,再將它們釋放到野外。該計劃實施於2017年11月,兩隻被捕獲的Vaquita當中,其中一隻出現了壓力的徵兆,因此被釋放。第二隻隨後有出現相同徵狀,釋放後仍然死亡。

 

但當時此族群只剩下19隻個體,當你有一個圈養繁殖計劃時,你需要有大量的個體,以便進行選擇並配對。(與會者認為當時的以Vaquita的數量來說應該是對圈養繁殖計畫不利,為甚麼最後還是選擇圈養?)

關於Vaquita圈養的計劃的名稱是CPR,意即捕獲(Capture),保護(Protection)和救援(Rescue)。 因此,此計劃的最初目的並不在人工繁殖,而使先將其圈養使其免於刺網的傷害,過一段時間後野放。

此外,圈養的手段曾讓人擔心會使墨西哥政府的人不願意推動刺網禁令。(因為圈養保育就只是單一保護物種,而不是保護整個環境)。如果我們是真心要保護野生動物的話,我們的首要措施應該是在保育其棲地,以及消除某物種造成威脅的原因。同時, 不只是Vaquita , 其實所有受到刺網威脅的物種都值得關注(鯊魚,魟魚,其他鯨豚,烏龜,海鳥)。

另一個學到的經驗是 (我並不完全認為圈養應該屬於保育計畫之內,除非這是最後能夠訴諸的手段),如果圈養要執行的話,我們需要對該物種有良好的理解。因為我們當時並不知道,Vaquita被圈養時會如何反應(當時被抓到的兩隻Vaquita都有嚴重的壓力反應,其中一隻死亡)。

 

對於‘種’及‘亞種’的不同對保育來說有甚麼差別嗎?

‘種’ 的滅絕是會比 ‘亞種’ 滅絕還要嚴重,但是不管是哪一個單位(物種分類學)的滅絕,在生物多樣性當中都是個損失。我認為所有在物種分類學上單位都值得關注,因此我們應該盡全力保持生物多樣性,。

 

與政府之間的信任問題?

當初會花這麼多年及困難才使政府下流刺網禁令其中一個原是因為,一些漁業部的人有可能被一些漁業團體賄絡,因此政府內若有要復育Vaquita的聲音,都會被抵制。任何腐敗的情況,都可能增加保育工作的困難。

 

 非法漁業對漁民有甚麼好處?

即使會違法,漁民還是會冒險使用於刺網的原因之一是因為,光是一個石首魚魚鏢的獲利就高達1.5萬美元。而平均墨西哥漁民約賺大約2000~3000美元。非法捕魚的誘因是能夠賺到很多錢。

另一個原因是因為違反刺網禁令的處罰力度不夠強,無法形成壓力,他們可能被判處兩或三週的監禁或是罰款,但如果違反法律可以使他們賺到更多的錢。處罰力度必須是要能夠施與足夠的壓力的。

 

假如在回到10年前,且擁有無限的資源的情況下做復育,你會怎麼做?

若基於我現在已了解的知識且擁有無限資源的話,十年前做保育的方向應該會有所不同。

我想在十年前,當我們知道石首魚的市場要開始發展時,當時應該會採取一些手段促使魚鏢的是場停止。因為石首魚也在IUCN被列為極危物種。當時若知道流刺網與石首魚漁業開始發展之前就先抑制的話,我想對Vaquita 的復育會更容易。我們甚至是當這個是場發展了大約2-3年後才了解漁業市場的情況。

另外,僅管當地的漁業規模並不大 (約有1000多名漁民),但是實施的力道還是不足,大概還需要25倍的資源去投入才能真的看出影響。因此在擁有無限資源的情況下,我想大量的資源應該要投入在執法上。資源不僅僅是增加一兩倍的,而是大量的資金。

 

目前美國瀕危絕種物種法,已將台灣白海豚列入名單,接下來您認為會有甚麼影響呢?

以Vaquita 的例子來說,他的棲息地只有在墨西哥,並不會出現在美國水域,不過Vaquita在1987年時也被列入美國瀕危絕種物種法的瀕危物種的名單中。包括我在內的NOAA美國的研究人員,有被委託參與Vaquita的復育計畫。

另外,石首魚魚鏢的需求主要來自中國和香港,進口中國的方式通常跨境進入美國,並通過飛機或輪船從美國運送到亞洲。在此,該法允許美國政府投入資源來防止走私。

這樣來說,台灣白海豚列入美國瀕危物種的名單也有可能會有類似的影響。

 

發表迴響